色无月-第87章全文免费阅读-北京四中小说网

第65章色无月

  如果不是相当于武道地阶初期修为的公爵吸血鬼,那位长老吸血鬼就不会说重赏,让他们晋升到相当于武道地阶中期的领主级吸血鬼了。

龙烈血刚进门,就现一个人已经丛他家出来了,两个人打了个照面,那人对龙烈血笑了笑,在龙烈血看来,只是那个人脸上的肌肉稍微抽动了一下,和他脸上沮丧的神情相比,那实在是称不上是笑容,两个人都没有说什么,那个人也匆匆忙忙的走了,虽然只看了那个人一眼,可龙烈血还是认出来了,那个人是小沟寸的,小沟村的人为什么会来这?看刚才那人的样子,好象还有什么事一样,带着这些疑问,龙烈血推开了家门。

当刘祝贵去王利直家的时候,外村人看着他那奇怪的眼神还让他让以为自己是不是裤子没拉拉链呢,王利直家那嘈杂热闹的气氛让他不喜欢,这帮人,没事就喜欢瞎凑合,王利直又不是你爹,你们来凑什么热闹。屋子里传来的念经声和那些法器叮叮铛铛的声响更让他心烦意乱,这帮死秃驴。刘祝贵不是没有想过在村里纠集一伙人来闹它一闹,可是转念一想,龙悍就在村里坐镇,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就算他心里有胆,但恐怕其他人也没胆跟他来,龙悍可不是王利直。就连自己家那个平时胆大包天的老二,自从见了龙悍以后也老实了很多。还有一件让他郁闷的事就是这些刁民这两日就像要过年一样,又是杀猪又是宰羊的,那些死婆娘一天都在忙来忙去,村里的晒谷场也被清理出来一片,就像要做食堂一样。让他郁闷的不是这些事情,办丧事请客吃饭是正常的事,以前也有过,可以前办这种事的时候,谁家不是要先来给自己通声气,送点烟酒什么的,现在好了,那些刁民简直不把自己当回事,村里的晒谷场,说都不说一声就拿来用了,还有没有把我这个村村长放在眼里,你们自认为有龙悍在就跳起来了是吧,等龙悍走了,看老子把你们这些刁民怎么操翻。而明天,王利直要下葬了,等过了明天,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色无月“大家伙!”

有这样的两个朋友,军训的日子也不会太无聊吧!呵……呵……

龙烈血看着那个人,深邃的眼中像有两个漩涡在旋转着。

  “额!”黄胖子瞬间就无言以对,因为他打死也不敢去怀疑德高望重的吴南天。

色无月金角兽嘶吼,后踢一踏,猛然冲了起来,头上的金色独角闪烁冷光,想要将洪武刺个通透。

色无月“因此,我要提醒你们,要合理的把握这两个方面的平衡。”

七月份的全国高考即将到来。

按照瘦猴的想法,在听到自己如此说后,范芳芳应该会对自己恶脸相向,甩自己几个白眼,然后就不好意思再问下去了,丢下一句“讨厌”,扭着小蛮腰就走掉,就算她不走,那自己也可以把话题岔开,大家可以聊聊天气啊,成绩啊,理想啊,花花草草什么的,反正是不能再聊老大了。

对自己的不足洪武也很清楚,战后的总结也让他有了进一步的打算。

雷雨涨红了脸,飞到他脸上的雨水都好像要被他的温度蒸掉一样,他青经暴起的大手一扬,一拳就朝着龙烈血打去……

他们虽然实力高强,但若是有狙击手抽冷子在背后来上一枪,谁受得了?

  只见王乐捧着茶杯,坐靠到了沙发,仰着头看向吊在天花板上的灯饰,笑着说道:“这多没意思,既然想将我王乐埋骨港岛,那他们也就别想活着回内地。”

  “姐夫,怎么样?”

  顿了顿,王乐继续对俩人说道:“何况这颗神秘种子就连很多天阶老怪都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来,凭你我的本事,要是真给研究出个道道来,那才真是奇了怪了。”

  王乐摸着怀里穆熙妍乌黑柔顺的长发,呵呵笑着道:“性格决定命运,我不想留下后患,让对手的**消失,这是最好的办法。”

也就是在今天,他生生用拳头敲破了一头六级兽兵的脑袋,捶死了一头嗜血蛮牛,可他还不满意,若是让别人知道他一个五阶武者生生用拳头捶死了一头六级兽兵的话肯定会惊呼,太变态了!

洪武心里感动,但还是倔强的摇了摇头。

刘祝贵感觉最近有些不对劲,特别是这两天,那些刁民们这两天在村里大摆酒席,连吃三天三夜,天天像过年一样,每当看到这些刁民们那么高兴,刘祝贵心里就一阵不爽,他妈的,你们继续得意吧,看你们还能得意几天!这两天刘祝贵家和平时跟他走得近的那两家是整个小沟村最受孤立的人,要是换在平时,那些刁民见了自己一般都会饶道走,而这几天呢,仿佛天变了,连李二麻子见了自己都好象是看见空气一样,这些刁民一天到晚的在谈论着那个半老不死的老和尚,还有那个装神弄鬼的胡先生,还有那“三开门”……

色无月  这时徐耀扬恨恨的说道:“陈天旭那个老贼看来留了一手,只说了这一个藏匿地点,其它的都没说出来。”

  “尘归尘,土归土,下辈子当个良民最好。”

“那小山上高高的青草啊,我――爱你们!”色无月

“嗯。”洪武连忙低头,道:“我修炼中有些困惑,想请老师指点。”

色无月“没想到第一个就被淘汰了。”洪武心里一叹,却也并不如何担心。

“查,马上给我查!”隔了差不多一米远,何强的口水还是喷到了坐在车后排另一边他的秘书的脸上,“我下午就要知道那个小杂种叫什么名字,在哪一个系学习,他们班主任是谁,他的父母是谁,你去学校,把他的录取档案给我找出来!”

  如果真给狸猫换太子掉了包,那他王乐可就真是哭都哭不出来了。

“嘻嘻,我姐姐教我的!”

  到时候天知道经过那些门中师长之手的这块玉简会不会被掉包。

  隐身的王乐站在炉子前喃喃自语完后,没有逗留就离开了垃圾处理厂。

身后的轰鸣声渐渐的弱了,战斗似乎已经接近了尾声,但少年和少女却不敢停下。

通圆山还是老样子,自从那天偶然遇到楚震东以后龙烈血这几天再也没有遇到过他了,不知道是不是没有来锻炼还是两人错过了。

毫无疑问,这个中年人绝对是个武修高手。

“金属?是什么样的金属?”

自从那四个蟊贼从阴影中跳出来后瘦猴就在颤抖。难道……难道……传说中的英雄救美今天晚上就让我给遇上了吗?老天真是待我不薄啊!如果可以,瘦猴真想跳起来亲老天爷一下或是大声的欢呼。别人遇到这种情况或许会怕,但对瘦猴来说,这只是老天爷赐给自己的一个机会。看了看身前身后那四个蟊贼那松松垮垮的站姿,瘦猴在心里狂笑了起来,还是老大说得对,对于有实力的人来说,世界上只存在机会,不存在障碍,如果你遇到了所谓的障碍,那只能说明你的实力不够,无法越过这道障碍看到后面的机会。面前站着的这四个蟊贼,就是一个机会,虽然自己没有通过e级测试,但跟了老大三年,要是连这么几个业余的蟊贼都对付不了,那自己还不如买根面条去上吊算了。

“你说的没错,蒋为民已经死了!”

色无月“噢,这小子现在学会低调了,以往的时候他只觉得人少了不拉风,这次又是去找谁的麻烦啊?”丁老大说着,眼睛依旧没有睁开,对他们来说,出来混,为朋友挣个面子打个架实在是太正常了,黑社会嘛,不打架还指他们去做义务工吗?

望着洪武的身影消失在树林中,徐峰才从暗处走了出来,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到底想干什么?”色无月

他是走炼体流的,不像炼气流武修一旦内劲耗尽就不行了,他靠的是身体,战斗持久力要强得多。色无月

原本林雪是要带洪武去医院的,不过被洪武拒绝了。去医院不免又是一笔不小的花费,洪武可负担不起,而且到医院医生一看,他伤口都已经自己止血,快结痂了,这怎么解释,难道说他天赋异禀?

小胖站都没有站起来,直接背对着他,也像龙烈血一样,头都没有回一下,蔑视的意味已经很明显了。这一招是小胖从龙烈血身上学来的,他觉得老大背对着人说话的时候样子很酷,小胖想用这一招已经很久了,只是现在才逮到机会。自从那个金毛小白脸站起来以后,小胖就觉得眼前这个情景似曾相识,记得那一次,也是有个家伙从后面推开椅子站了起来,再一听这家伙的台词,绝了,竟然也有个七分像,只不过记得上次那个家伙说的是“你有胆子给老子再说一遍!”,现在后面的这个金毛小白脸,说实话,在气势上要比上次那个家伙差远了,还有这个嗓音,怎么听怎么觉得有点娘娘儿腔。妈的,这个家伙不去演太监真是可惜了,上次好像是瘦猴回答的,一想到瘦猴的回答,小胖还真是有点佩服。

与此同时,其他几人也猛烈攻击刘虎,那为的一身血色衣服的年轻人更是一刀劈在刘虎的左肩上。

而洪武他们这些试炼者都没有和魔**手的经验,若是运气不好被投放在了魔兽的附近,可能立刻就要和魔兽展开厮杀,这对他们来说是很危险的。

“别傻站着了,走,我们去水管那里洗把脸清醒一下,妈的,现在没有人跟我们抢水管了吧!”葛明拉着顾天扬跑到了水管那里,一阵冷水冲下,顾天扬打了几个机灵,这一下,两个人才算是彻底的清醒了,洗了把脸,两人回到了站岗的那个地方,现在两个人的视线已经能够适应黑暗了,借着天上的星光,两个人可以在黑暗中看到的距离比刚才远了不少。

毫无疑问,张仲和叶鸣之都是武宗境的高手。

“......”洪武很无语,世上怎么有这么天才的人,七天时间就将《八极拳》修炼到了登堂入室境界,开挂了吧?

“知道为什么罚你吗?”教官铁塔一样的身子站在他的面前,他动了动嘴,但声音已经不出来了,看到他的这个可怜样,教官撇了撇嘴,“归队!”那个家伙终于如蒙大赦一样跑回了队伍里面,教官转过了身,看着龙烈血他们,目光严肃。

  “额!”黄胖子瞬间就无言以对,因为他打死也不敢去怀疑德高望重的吴南天。

变异豺狼在嘶吼,绝命飞刀破空无声,令它难以判断飞刀的轨迹,一时不查竟然连被攻击了两次,可他却连对手的人影子都没见到,实在是太憋屈了。

“看你们父女俩,老的不像老的,小的不像小的,没一个正经,圆圆,快坐好,吃饭啦!”

色无月  再说了,从身上这条真龙纹身变异的那一刻起到现在,王乐还没为此受到过什么伤害。

  而刚才撞上湖底地下遗址空间这码事儿纯属意外,等明天晚上月圆之夜再来也不迟。

顾天扬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看着葛明的窘样笑着,军营的院墙后面就是山地,黑暗中,隐隐传来几声山上野狗凄厉的叫声,顾天扬听得缩了缩脖子,这个龙烈血也真是的,去田里弄几根萝卜难道也要一个小时吗?希望不要被人抓到才好,自己原本还打算去帮他放哨的说,哪知道他走得这么快,不过刚才自己确实看清楚了,龙烈血在黑暗中消失的方向是小院子的后门那边,而不是前门,前门那边才正对着菜地呀,难道龙烈血打算从院子的后面饶过去?嗯,很有可能,这样的话被人现的几率就会小得多!其实在值班站岗的时候弄点凉拌萝卜做宵夜也挺不错的。可惜了,自己刚才做梦的时候还梦到正在吃东坡扣肉吃得开心呢……色无月

念到那个教官名字的男生队伍欢呼了起来。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